【一八/副八】后知后觉 (1) (2)


这片文章主一八,微副八

起名脑洞:
后知后觉,或惊讶,或醒悟,或欣喜,或遗憾
有些事后知后觉,可能会迎来惊喜,并珍惜对待
有些事后知后觉,可能只剩下后悔,却无法重来

感觉人生就是有喜有憾,那就写一些后知后觉的故事吧(ps.这给自己厉害的,还谈人生了)

1和2主要是张副官视角的后知后觉,目前的脑洞存有还有一些老八或佛爷视角的后知后觉

注!!!:文笔很渣,就是觉得脑洞只用来空想有点可惜,就决定写下来了

如果大家要是喜欢看,我会试着接着写一些的


正文

1

整个长沙城的人都知道张启山十分重用九门八爷齐铁嘴,每次有重要事情都会找齐铁嘴一起商量并一起解决。

最常见的日常就是一起下斗

但是平常人不知道,每次听说又要下斗,齐铁嘴都会连算都不算,就一脸委屈的对张启山求到

"佛爷,你就饶了我吧,我就想安安稳稳的顾好我的小香堂,这么危险的事你就别找我了吧"

不过最后的结果都一样,齐铁嘴还是会屈于张大佛爷的威吓,答应了下斗。

一边耳边回响着张大佛爷的余音
"放心吧,我会保你安全的,没事的……没事的……没……"
一边无奈的离开了。

张副官每每望着八爷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有些可怜又很可笑,以至于他一开始以为佛爷每次望着八爷离开时也是这种心情。

直到过了好久才知道佛爷想的是

“我要用命护他不受一丝伤害”

“下完斗回来我要好好的补偿他”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

2

要说这令张副官后知后觉的事可不只这一件

有一次一个从长沙相临城来的叫刘景的人拜访张启山,这刘氏一族是那城里的名门望族。

这刘景最近寻得一块宝墓,又惧于墓下凶险,听闻长沙九门名声,想请张大佛爷一起合作下墓。

先不说这个刘景愿把墓下所得财物与张启山分摊,就是他答应以后刘氏一族会定期财力支持长沙百姓这一条件来说,张启山一开始觉得有应了这个刘景请求的余地。

齐铁嘴被请到时,张启山正和刘景交谈着。齐铁嘴刚一进门,就远望到和张大佛爷对坐着的刘景。心下不知怎的涌上一丝不安,便掐指算了算。

这一算便一身冷汗,他算出这次又是一次下墓,此墓下之行显示大凶,且大凶的征兆,严重于以往所下之墓。心下一念不好,对正在身边看着自己的副官说到

“我突然想起香堂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处理,不能误了时辰,你和佛爷说一声,我齐铁嘴改日再来拜访”

转身就要走,还没迈出一步,一声
“副官,请八爷进来"

就逼着齐铁嘴停下了脚步,眼看张副官就要过来架着自己过去了,齐铁嘴叹了一口气,转回身自己向客厅走去。

但齐铁嘴走到客厅的隔门处就停下了,齐铁嘴深知刚才那一卦实在凶得很,此趟应不得,心下一横,决定赌一把。

便面露难色的对张启山说到

“佛爷,昨日一人上我香堂买物求卦,只为家中有难事不得解,我算了一卦得此人所困之事有些难办,需循序而解。便让那人按我说的先回家布置一番,然后今日再来找我寻下解”

“今日佛爷急找我,我一心想着佛爷就将此事忘了。现在突然想起,很是着急。怕是那人现在已到我香堂来寻我了,今日我必须为此人解后续卦,不能断,否则恐怕那事就难以解决了”

“还请佛爷谅解,允我现在回香堂,我齐铁嘴会改日再来拜访佛爷你的”

齐铁嘴说完,看了一眼正用凌厉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张启山,然后双手拱拳,身体前倾,低下头,一副请求样,实际也是齐铁嘴不敢与张启山对视。

就这样,时间仿佛静止了,气氛静的可怕。齐铁嘴在等着张启山的回话,可张启山就直直的看着齐铁嘴,不说一句话。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就在齐铁嘴感觉自己双腿发颤得有些快站不稳时,张启山说话了

“好”

”既然八爷有要事在身,那便先回香堂去吧”

"副官,送八爷出府"

惊讶于佛爷态度的张副官应了一声,就送齐铁嘴离开了。

但张副官心里不明白,这齐八爷的理由实在拙劣的很,漏洞百出,这佛爷怎么就应了呢,这也不是佛爷平时的作风呀。

张启山看着向外走去但还有些紧张得没缓过来的齐铁嘴,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伸手拿起桌前的茶,好好品着。

张启山怎会不知这齐铁嘴是何用意,不过是想逃避这次下墓罢了。但他这次不会向平时那样对齐铁嘴怒色威胁,只因为还有刘景这个外人在。

在外人下,张启山要给人看到的不是那个只会吹捧自己或屈于自己威胁的齐铁嘴,而是那个堂堂的九门八爷,齐门后人的齐铁嘴。张启山从不会让有着八爷地位的齐铁嘴在外人面前难堪。

齐铁嘴这次赌的就是对佛爷这一点的了解,还好他赌赢了。

可这目睹了一切的刘景,也隐隐看出齐铁嘴的用意,却哪里深知佛爷的心思。再加上自己本是名门出身,气不过齐铁嘴这般不愿与自己合作。便扬声对张启山说到

“这齐铁嘴好大的面子,这般不愿合作。我看这九门老八除了满口胡言,也没什么能耐。这次下墓只要张大佛爷你愿意与我合作便可,哪里还用的着这个百无一能的齐铁嘴了”

等张副官刚送完齐铁嘴回到客厅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佛爷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按在桌上,茶杯和桌面相撞发出巨大的响声,茶水四处飞溅,湿了佛爷的袖口。

然后张启山猛的站起,眼光带着怒气的瞧过一脸震惊的刘景,厉声到

“你对九门了解多少,这九门八爷是人中龙凤,齐门神算长沙无人能比,岂能是你妄自以为的。就你这次下墓之凶险,没有八爷你是不会成事的。”

“既然你对长沙九门不够深知,还如此轻蔑,我也不便与你合作了”

“副官,送客”

这还没从刚刚送走八爷那缓过来的张副官,又是心底一阵儿迷茫的送走了又生气又尴尬的刘景。

当时的张副官是怎么也不明白,这刘景应该不过就是轻言了八爷几句,佛爷如何生这么大的气。

好在这刘氏一族并为因此事迁怒于佛爷,主要也是顾不上了。因为听说后来刘景还是找了别人去下了那墓,不过什么都没能寻到,还受了重伤危在旦夕,那刘氏一族都乱了,也就顾不得佛爷曾无理拒绝之事了。

倒是长沙这边又神传了,什么佛爷睿智英勇,齐八爷神机妙算的。这佛爷拒下的墓,常人是无法下的。

再后来,张副官想起这件事才明白,佛爷当时如此生气不是因为刘景对八爷不了解的狂妄无知,而是佛爷不允许别人说八爷的半句不是,对,是绝对不允许的。

张副官一方面苦恼着自己怎么总后知后觉呢

一方面自从明白了佛爷的真实心思后,除了本身对八爷的尊敬加保护外,张副官则更加重视起八爷来。

这重视重视着,张副官也把自己搭了进去,成了除佛爷外第二个不让别人对八爷说半句不是的人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3)
热度(43)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