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赵府夺魂 (1) (2) (3)

昨天下午突发一个脑洞,然后脑洞渐渐完善并清晰起来,就决定要写下来了。

这篇文章会保持基本的人设不变。

但改动了一点是:

原剧中齐铁嘴很有能力,但碍于齐家本有三不看,就不愿参与奇闻异事。

而本文就设定,因为齐铁嘴很有本事,就很好奇并很好心想帮人解决奇闻异事,然后就常和佛爷搭档解决一个个灵异事件。

一个亲力解决,一个在旁保护

就是这样的脑洞,这样的文章,由一个个灵异事件组成,不知大家喜欢不。


赵府夺魂 (1) (2) (3)

1

傍晚子时,夜色苍茫,漆黑一片,寒风凛冽。

如平时一样,赵安手里拿着纸灯,在赵府里检查巡逻。

由于夜间伴有寒风,纸灯被吹的时暗时明,灯光微弱得感觉随时会熄灭了一般,衬得傍晚的赵府十分的阴森。

但是这种情景,赵安早就习惯了。从一开始跟着师傅巡查,到后来自己巡查,这巡夜府就如同家常便饭了。

巡完了一圈,赵安便回到自己的屋子,脱下外衣,收拾收拾了床铺,然后熄了屋里的油灯,准备上床睡觉。

刚在床上躺下,便听着对面的屋子发出“咣”的一声,听起来应该是风把房间的门撞开的声音。由于现在已是午夜,夜里太过静寂,这样的一声则显得有些震耳且诡异。

这赵安对面的房间,是赵安师傅的。赵安的师傅是赵府原来的赵老管家。

赵安4岁丧父,接着不久母亲便得了重病,家里很快就穷困潦倒。母亲拖着病重的身体,带着赵安四处乞讨谋生。这赵老管家便是当时从赵安奄奄一息的母亲手里,收留了5岁的赵安。虽与赵安师徒相教,却待赵安如自己儿子一般。这赵安的“安”便是赵老管家给取的,意为赵安一生能平平安安的。

但这赵老管家已经在半年前去世了,现在的屋子里没有人住。

赵安心想又是哪个仆人清扫师傅的房间后没锁门,门这样大开可不行。便起身下床,点亮了屋里的油灯,要去关门。

赵安刚走出门口,一阵风就将屋里的灯吹灭了,赵安刚要气这晚上风太大,猛的看到眼前的景象,惊得自己后背发凉。

这对面屋子的门前站着一个人影,那人影自己再熟悉不过了,绝对是自己的师傅不会有错,可自己的师傅早就死了啊。

赵安打了一个寒颤,慌乱地揉了揉眼睛,再往对面看去时,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只有大开的屋门和漆黑的屋内了。

赵安心想怕是自己太思念师傅,出现了幻觉。但由于夜晚太黑,又没了灯光,赵安急匆匆跑去关好了对面的房门,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因为这件事,赵安有些失眠,快到丑时末才入睡。睡得正香时,便被一阵敲门声吵醒。这敲门声急促且力重,惊得赵安来不及点灯就去开门了。

一开门便看见自家老爷站在门外,身着外衣,衣服很脏都是泥土,脸色苍白且急迫地对赵安说到

“快,快去后山”

赵安一看是老爷的命令,心下不敢怠慢,急忙回屋拿起外衣披上,衣上的扣都来不及系,就点着纸灯往外走。

走到门口,已不见老爷的踪影,心想怕是老爷已着急赶去后山了,赵安便不禁地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赵安赶去后山的路上阴森无人,赵安的心里也透着隐隐地不安。

这后山有一块赵家的墓坟地,赵家的主人和一些有点地位的仆人死后会埋在那里,自己的师傅也埋在那里。

’难不成是师傅的坟出了什么事了,难道今晚所见师傅的人影并非幻觉。’

想到这,赵安便又是一身冷汗。

等到了墓坟地,赵安看着四周一片漆黑,心想
’不对呀,老爷应该已经来了’便拿着纸灯寻着老爷。

走着走着便感觉像是有人拽了自己小腿一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本来地上有块尖石,会撞伤赵安,但还好赵安脖子上一直带着一块师傅给自己的玉佩,刚好挡在尖石上,玉被撞碎了,但免了赵安受伤。

赵安一边庆幸师傅给自己的玉救了自己,一边拿起身边还没熄灭的纸灯照着自己的周围。才发现,自己摔在一座墓的旁边,可这墓的土像新埋的一般,赵安疑虑的将纸灯照向墓碑。

下一秒,赵安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纸灯扔出去,眼前的墓,是,是自家老爷的墓。

’不可能的,自己刚刚还见到老爷了呢’

心下来不及多想,就想着难道是老爷刚刚遇到什么坏人了,被人害了,给埋这了。

赵安越想越害怕,就往墓外走去,墓旁不远处,有个小木屋,里面住着赵家墓的守墓人老黑。赵安赶来时,十分着急,没来得及去找老黑。现在赵安又慌又惊,他需要赶快找到老黑。

赵安到了木屋敲了好久的门,老黑才来开门,睡眼朦胧,看到赵安有些惊讶。赵安也没给老黑说话的机会,便让老黑拿着铁锹跟他走。

老黑随赵安到了赵老爷的墓前,也是一惊,疑惑之余便按赵安说的开始挖墓。

虽然新墓松土比较好挖,可是这赵安和老黑互相交替挖了好久,才挖出一个棺材来。

赵安看见棺材急忙伸手去开,才发现棺材顶部钉了一个钉子。老黑看见了,便扔下铁锹伸手去帮忙,两人合力才将钉子拔出,把棺材打开。

即使已有准备,赵安还是吓了一跳。这棺材里面,赫然躺着的是自家的老爷。赵安伸手去试探赵老爷的鼻息,知道赵老爷早死了。

赵安看着棺材里的赵老爷,突然升起一股异样,总感觉哪里不对。然后猛的发现,老爷虽然身穿晚上去找自己的那身外衣,可是身上却一点土都没有,也没有伤,干净的可怕。

又突然得,一个记忆从赵安脑海闪过。就是他想起来,他晚上巡完府回屋时,曾路过过师傅的房间。那时师傅的房门,是,是上锁的。

然后赵安就感觉自己有些心惊得窒息,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2

等赵安去找齐铁嘴时,便是3天后的事了

自从那晚以后,赵安就一病不起,身体虚弱得很,每天过得混混沌沌地,3天后才渐渐好起来。

赵安躺在床上,虽然感觉身体还是没恢复好,但意识总算是清醒多了。

赵安深知3天前的那晚诡异的很,难以用常人的思维来解释,怕是自己遇到灵异的事了。

然后想到长沙九门中有个大名鼎鼎的八爷齐铁嘴,是齐门神算的后人,精通术数,知天晓地,可解灵异之事。长沙一直盛传的那个,解决诡异的医馆迷魂一案的人,就是齐铁嘴。

赵安想到这后,便撑起身体下了床,决定去找齐铁嘴。

等齐铁嘴看到赵安时,着实吓了一跳。

齐铁嘴刚刚送走一个客人,一转身眼前正站着一个人,面色发白,眼眶凹陷,目光无神,正要伸手拍自己的肩。

齐铁嘴吓得往后跳了一步,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下意识地说道

“诶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还好这是白天,要是晚上,齐铁嘴还以为自己碰到鬼了呢。

赵安看见自己吓到了齐铁嘴,有些不好意思道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吓您的。请问,您是齐八爷吗,我有事有求于您,希望您能帮帮我”

实际刚刚再看着赵安,齐铁嘴也就没觉得那么吓人了,对自己刚才的失态也略带歉意。

然后再怎么看赵安这样的模样,都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难事了。便微微笑,拍了拍赵安的肩,请他到内堂坐下。手里倒了一杯茶,递给赵安,说到

“你有什么难事,慢慢说来,我看看有什么能相助的”

赵安喝了一口茶,稳了稳自己的思绪,就将自己的身份和3天前那晚的遭遇尽量详细地讲给齐铁嘴。

齐铁嘴越听眉头越皱,心下暗觉不好。此事果然诡异之处太多,只能察觉有些事恐怕并非人为,但又理不出其中头绪。便试着问赵安

“你可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

实际齐铁嘴也知赵安被赵老管家收留时是5岁,恐怕并没有自己生辰八字的记忆,不过就是试着一问。若是能有生辰八字,那齐铁嘴算算可能会得到些什么信息。

可出乎意料的是,赵安竟然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原因是,师傅在收留赵安时,在赵安手腕上发现一个系着的,应该是从衣服上撕下的布条。这在布条上,用血写着赵安的生辰八字。怕是赵安母亲也知自己重病,命不久矣,便用血写下赵安生辰八字于布条上。只为有哪位好心人能收留了赵安,并能了解赵安的生辰,让赵安明明白白地长大。

齐铁嘴按着生辰八字,掐指算了算,便一顿困惑。他还从没遇过这种情况呢,这赵安命理十分混乱,实在理不出个准确的脉框。

但是有一点还是能算出来的,便是赵安最近命相显示遇劫,实属大凶。

齐铁嘴见赵安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并没马上说出自己所算的。一是怕说多,赵安会更加恐慌。二是,自己还没有个确切的定论,不好说。就对赵安说到

“不知现在我是否方便到赵府去,有些事我还不解,需要到赵府查看一番”

赵安一听,连声答到

“可以,可以”

赵安本来心怕齐铁嘴不会理自己的灵异之事,会避之求吉。现在看到齐铁嘴如此愿意帮助自己,心下十分激动加感激。

3

张启山看见齐铁嘴时,齐铁嘴正跟着赵安往赵府走。张启山连忙让司机把车停到了齐铁嘴的跟前。

实际正巧,张启山今日刚从解九爷那里听说了赵府的奇事。虽说事情的大概,是从守墓人老黑嘴里传出的,不够完整,但也足够诡异了。

张启山怕那爱管奇事的齐铁嘴,听说了此事后会插手,就想先去找齐铁嘴谈谈,然后看看齐铁嘴的意向。若是齐铁嘴想管,自己便会陪他一起解决。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正跟着一个面色苍白,身体有些虚弱的人往赵府的方向走时,便知自己恐怕晚了一步,这齐铁嘴已经管了此事了。

要说当齐铁嘴看见张启山的车停在自己跟前时,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会遇到张启山,而且还是在自己去赵府的路上,心下不知该怎么对张启山说明自己的去处。

只见张启山打开车门,对齐铁嘴问到

“去赵府?”

齐铁嘴心中一震,没想到张启山也从旁处了解了此事,还明白自己正插手此事。对答到

“是的,佛爷”

张启山眉头一皱,看着齐铁嘴,略带不满地说

“怎么不先来和我说一声”

然后还没等齐铁嘴回答,便接着说到

"上车,我陪你去"



(未完待续)




后记:

这是我写的第二篇文,会有很多不足,但正在努力着提高文笔。大家看文时,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太好的,就告诉我哈,我会试着改善的。

评论(5)
热度(65)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