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赵府夺魂(4) (5)

赵府夺魂 (4) (5)

4

去赵府的一路上,齐铁嘴感觉自己干坐在张启山的旁边有些尴尬,就一直在问赵安一些问题,渐渐地也对赵府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

这个死了的赵府老爷名为赵任,出身是庶出,母亲不过是赵府的一个仆人。再加上赵任的父亲即老赵老爷膝下有嫡出两子,对这赵任母子俩便十分的不重视。另一方面,老赵老爷的正室是个十分傲慢的女人,一直都对赵任母子看不顺眼,处处刁难。赵任的母亲被逼无奈,晚上带着赵任连夜逃出赵府。老赵老爷知道后,也没理会这母子俩,权当自己好心放过这母子二人,让这母子俩以后自生自灭吧。

不过,也可能是这老赵老爷平时做了不少亏心事,到了晚年受了惩罚。自己两个嫡出的儿子还没娶妻就相继死于非命,而正室也因受不了打击病死了。老赵老爷虽内心悲痛不已,却也慌与没人继承家业,便想起自己还有一子流落在外,于是开始派人四处寻找赵任下落。

在老赵老爷风烛残年之际,赵任终在顷祁山下的村落被寻到。赵任回赵府时,其母亲已死,身边只跟着一个照顾自己的仆人,就是后来的赵老管家,赵安的师傅。听说是赵任曾救过赵老管家的命,所以赵老管家愿忠心耿耿地帮赵任打理赵府。

这齐铁嘴问着问着,车已开到了赵府。赵安下了车在前方领路,齐铁嘴在不远处随着赵安走,而张启山则紧紧地跟在齐铁嘴的身后。

赵安带着齐铁嘴走到了正院,向着赵老爷的房间领。

刚一进正院,齐铁嘴就感觉身体有些异样,头有些发晕发痛,便停下脚步,用手扶着头。

张启山看见齐铁嘴停下了,行为有些不太对劲,连忙绕到齐铁嘴的面前。一看齐铁嘴眉头发皱,手扶着脑袋,很不舒服,心下担心不已,连扶着齐铁嘴的肩,急声问到

“老八,怎么了,头怎么了”

还好,很快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消失了。张启山问完话时,正好齐铁嘴也感觉没事了,就抬头对张启山答到

“佛爷,我没事了,就在刚才不知怎么身体感觉有些异样,但就一瞬这感觉就消失了。看来怕是这赵府果然有些怪异”

张启山还是有些担心道

“真的没事了?”

齐铁嘴点了点头

“真的没事了,佛爷”

张启山便放下扶在齐铁嘴肩上的手,看着齐铁嘴,换成略带严肃的口吻道

“既然这赵府如此怪异,你接下来要多加小心,若是再不舒服要马上告诉我”

齐铁嘴知这张启山的话,是关心自己,本也合理。但不知怎么听来,心里就莫名得一暖,竟有点小害羞,便避开张启山的视线,回了声

“知道了,佛爷”

赵安看到齐铁嘴没事了,也放心了,就领着齐铁嘴进了赵老爷的屋里。

齐铁嘴从左肩背着的袋子里拿出罗盘,一边看着罗盘,一边在屋里四处走着。张启山则站在门口,眼睛时刻盯着齐铁嘴。

要说这赵老爷赵任在长沙的传闻一直不太好,听说此人性格十分古怪,一些大户人家都不敢找人把自己的女儿说媒于赵任。而赵任看似也不在意传宗接代继承家业之事,一直都没有娶妻。

但齐铁嘴看着这赵老爷的房间布置,并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反倒是简单朴素得有着过头了。

床单、被子还有桌布都是用得素蓝色,屋内并没有用什么值钱的古董做摆设。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仆人的房间呢。

围着屋子走了一圈后,齐铁嘴把关注点放在了屋里唯一的摆设,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摆在靠近门口的柜子上,看似并不值钱,齐铁嘴进门时也就没怎么注意。但看过屋内发现全屋就这么一个摆设后,齐铁嘴就得好好看看这个石头了。

齐铁嘴走到石头前开始观察起来,近看发现这块石头是块岩石,石纹成斑状分布,齐铁嘴用手摸了摸,然后想回头叫张启山也过来看看。

可不知什么时候张启山已经站到齐铁嘴的身边了,齐铁嘴一转头便看见,张启山也在打量着这个岩石,就出口问道

“佛爷,你看这是花岗岩吗”

张启山早在齐铁嘴往石头那走时,就跟了过去,看齐铁嘴好奇石头,便也观察了许久,也觉得石头很像是块花岗岩,就回到

“恩,看着很像”

赵安看着张启山和齐铁嘴两人对老爷房间里的这块石头很感兴趣,便对齐铁嘴说了点自己知道的

“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石头,但我知道从我进赵府前就有这块石头了。原来这石头比现在要大得多,虽然老爷很宝贵这个石头,不让任何人碰这块石头,倒是不久前老爷自己不小心把石头碰碎了,就剩下现在这么大了”

齐铁嘴一听这话,便转身给了身边的张启山一个眼神。张启山看着齐铁嘴的眼神,便会了用意,于是走过去把赵安带到门外,开始问着府中庭院分布之类的,有的没的的问题。

屋里齐铁嘴看到赵安出去了,就赶快伸手在岩石断层处用力掰下了一小块,放进了袋子里。

5

从赵老爷的房间里出来后,齐铁嘴就看见赵安正滔滔不绝地给张启山讲着府中布局。然后就成了赵安边给张启山讲着边往前带路,齐铁嘴则暗暗地跟在后面的局面。

齐铁嘴看着前面的张启山已是不耐烦却压制自己情绪并表现得很感兴趣的表情,觉得很是好笑,有些控制不住地轻笑了一声。

虽然笑声很小,但张启山还是听到了,便停下脚步,回头用一脸你还好意思笑的表情盯着齐铁嘴。

这赵安看张启山看着齐铁嘴,便住了口,一脸疑惑地也看向齐铁嘴。

齐铁嘴被这两人看得有些尴尬了,便轻咳了一声,忙对赵安说道

“额,那,那个,我刚才听你说这个院就是你和赵老管家所住之处了吧,带我去一下赵老管家的房间吧”

赵安听完,回了句“您请跟我来”,便走在前方去给齐铁嘴带路了。

齐铁嘴跟着赵安向前走时,刚好路过站在原处一直没动的张启山。齐铁嘴向着张启山扬了一下自己的眉毛,给了张启山一个’厉害吧,我帮你解围了’的表情。张启山看着齐铁嘴的样子,不自觉地有着宠溺地扬起了嘴角。

虽然赵老管家已经死了有半年了,但屋里的装饰都还没有卸下,赵老爷也会让下人定期来打扫此房间,所以房间内很干净也很完整。齐铁嘴看着房间布置虽然也很朴素,但是是用不同的素色相搭配的,比赵老爷的房间看起来舒服多了。

刚走入屋内,齐铁嘴就看着罗盘的磁针开始不停地转动。结合罗针后来停下的指向,齐铁嘴掐指算了算,确定了要注意的是屋里的那个床,便迅速走到床边,查看起床来。

齐铁嘴从床头看到床尾又从床尾看到床头,也没觉得这床哪里古怪。就在不解时,突然地看见床头角处隐隐露出一个小蓝点,齐铁嘴伸手去碰,发现材质是布料,而且应该只是布的一部分。于是便用手拽住露出的部分猛得将手一提,竟拽出一条蓝色长布条。

这个蓝布条看似有点像发带,布料的材质应属上乘,布条两头都绣着一个相同的图案,是个三角外框圈着一个像是石头穿在云里的图样在里面。齐铁嘴看了看,转身问赵安

“这个是你师傅的吗"

赵安看着,摇了摇头,说

“我从没看见我师傅拿过这个东西,奇怪了,它怎么夹在师傅的床头了呢”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向自己走来,就将手中布条替给了张启山

“佛爷可曾见过这个东西?"

张启山拿起观察了一番,指着发带头处绣着的图案

“布料的材质不错,这绣着得图案怕是有什么意义,可能是什么家族或教派的标志吧”

齐铁嘴一边看向赵安,一边疑惑地道

“难道是这赵府的家徽,可是这赵府上下并没有看到过这个标志呀”

赵安摇摇头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一阵不解后,齐铁嘴便告诉赵安,自己先暂时保留这个发带,慢慢研究。

赵安刚想点头答应,这一动身,便感觉自己脑袋有些发蒙,身体有些打晃,稳了几下才勉勉强强地站住。

齐铁嘴上前扶住赵安,问赵安怎么了。赵安回答的声里透着虚弱

“是有些累了,看来大病熬坏了我的身体,走得时间长了,身体就受不住了”

齐铁嘴见状便连忙让赵安回屋休息,说到自己对赵府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就剩后山的赵家那块墓坟地还没看,但不着急,让赵安好好休息,明日再去便可。

赵安也知自己身体现在比较虚弱,便与齐铁嘴定好明日巳时左右再去赵家墓,送走了齐铁嘴后,就回屋休息去了。

齐铁嘴则坐着张启山的车往自己的香堂回。在路上,张启山问齐铁嘴这次的探赵府,可对赵府奇闻有什么帮助。

齐铁嘴捋了捋思绪,微微皱眉地道

"这赵老爷房间的布局实在简单得过头了,一些布置看似朴素,实则有些古怪,怕是这赵老爷很不简单呀,明天必须要好好看看赵家那块墓坟地了"

然后从袋子里拿出在赵老管家床头找到的那块蓝布条递给张启山,说到

"佛爷,这个给你,你的人脉广些,你帮我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查到这个图案的来源"

张启山接过布条,放进衣服兜里,回道

"好的,我今天回去便叫张副官去查"

接着看着齐铁嘴,眼神很是温柔但略带担忧地说

"我知赵府这事你是管定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帮你一起解决的。但今日在赵府时,你曾身体有不适,明日去赵家墓,虽说都是地上坟,你也一定要多加小心。解事为小,身体为重"

齐铁嘴听到张启山又关心起自己来了,心下又有点害羞,似躲避的连声答道

"好,好,好,知道了,佛爷"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有些害羞的样子,甚觉有意思,嘴角扬起

“明天我去接你”

“恩”



(未完待续)



后记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写到齐铁嘴看完赵家墓坟那,但后来实在写不动了,感觉再写故事容易崩了,就先写到这吧,一切让我酝酿酝酿哈

大家看文时也会看出,这篇文章中,齐铁嘴和张启山之间的感情,还是刚开始,双方都是还没有明说出来。
是张启山对齐铁嘴的感情很明显,齐铁嘴可以感觉到,但张启山并不了解齐铁嘴是怎么看自己的阶段。
在经历一个个灵异事件之后,感情会不断地升温的。(额……一个个事件,感觉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小花絮

(1)张副官表示:我终于出现了,虽然只出现在了对话里。

(2)写赵安后来虚弱那段,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画面

齐铁嘴问"怎么了"

赵安答"身体有些累了,很乏,想睡觉休息"

于是齐铁嘴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酒壶递给赵安,道

"累了,困了,喝东鹏特饮"

(遁走……老九门的广告植入太中毒)








评论(5)
热度(37)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