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赵府夺魂 (7) (8) (完结)

终于完结《长沙奇闻之赵府夺魂》这个灵异故事啦~

还是希望每一位看过这篇文的人,会喜欢这个故事 (*^▽^*) 

前几章   1 ~ 3      4、5        6


赵府夺魂  (7)   (8)(完结)


7

赵府门口的下人都认识齐铁嘴了,看见他又来了,以为又是和赵安定好的,也就没拦着,让齐铁嘴进府了。

齐铁嘴进了赵府就往正院走,刚一进正院就看见赵安坐在赵老爷房间门口的桌子旁。赵安在赵老爷的房间里,齐铁嘴一点也不奇怪,只是更加确定心中所猜的。

而赵安看见齐铁嘴向自己走来,也一点没表现得惊讶,相反的从容地从桌上的茶具里拿出一个茶杯,倒上了茶,然后笑脸迎着齐铁嘴过来。

“八爷,你来了,过来喝杯茶吧”

齐铁嘴盯着赵安,道“你知道我要来?“

“并不知道,这不刚刚看见你来了,怎么,八爷有什么事找我呢?”

齐铁嘴盯着赵安的眼神越发凌厉,心下则有些紧张地盘算着该怎么说。赵安见齐铁嘴没回话,也不急,就笑笑道

“既然八爷都来了,干站在门外多不好,来,进来坐下来,喝杯热茶。这个茶叶可是茗洲产的上好的黄山金毫,边喝边聊吧”

齐铁嘴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屋,坐在赵安旁边的椅子上,接过赵安手中的茶,喝了一口。齐铁嘴边喝边思考着,想着这赵安的行为已经不怎么掩饰了,便下了决心,放下了茶杯,看着赵安,回道

“果然是好茶呀,赵老爷!”

听到齐铁嘴这么说,赵安并没表现得多吃惊,就是轻轻一笑。

“八爷可真会说笑,我是赵安呀,你怎么喊我赵老爷了呢”

“你”

“恩?什么,我怎么了?”

“你称我用‘你’”

“什么?”

“赵安称我从来都是用‘您’的,自从你昨天醒来后,便一直对我用‘你’相称了。也对,按照辈分,我应该尊你为‘您’才对。您说是吧?赵老爷”

赵安,不应该是“赵安”嘴角一扬,道:“哦?怎么说,光从一个称谓,八爷就认为我是赵老爷,这未免也太可笑了,我……”

“青云教”

听到‘青云教’这三个字,“赵安”终于有些吃惊了,面容一僵,但很快便放松下来,看似很感兴趣听下文般的看着齐铁嘴。

齐铁嘴见“赵安”如此看着自己,便接着说下去。

“青云教是存在于顷祁山一脉的道教,更多人称其为邪教,因为青云教徒一向研究一些灵鬼方面的密术,十分诡异。我曾在赵老管家的房间里找到过一个蓝发带,发带上绣有石穿云图案,直到今日才知道这个图案是青云教的标志。您在被寻回到赵府之前,一直都待于顷祁山一带,应该是去了青云教修炼吧,那个发带便是您的吧”

“赵安”蔑视地看了齐铁嘴一眼,道:“你都说是在老管家的房间找到的,自然是老管家的了”

齐铁嘴听完,用手指了指“赵安”身后的岩石,说

“可赵老管家的屋里并没有放着流纹岩,而您的屋里却放着,这流纹岩被青云教视为圣石。我以前便听说,有些人可以用流纹岩作为容器存留正身没死下的魂魄。青云教的教徒不仅会此术法,还能用流纹岩来作为提高阵法法力的辅助物”

“赵安”听完后眯眯眼,看着齐铁嘴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犀利

“就算你说得都对,也不过证明了这赵府的老爷曾是青云教徒,也说明不了我就是赵老爷呀,我是赵安,怎么能成赵老爷呢”

“可以成的!”

“哦?八爷以为如何?”

齐铁嘴拿过“赵安”的茶杯,给“赵安”的茶杯里填满了茶,又给自己的倒满,然后将“赵安”的茶杯捧到“赵安”面前,说到

“要说明的话,可得慢慢道来了,得先从5天前的那晚说起。赵老爷,我们先喝杯茶,再听听看我说的如何”。

“赵安”看着齐铁嘴,很是好奇齐铁嘴会怎么讲。虽然茶已经放凉了,味道已经不香醇了,但还是接过,喝了下去,然后向齐铁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齐铁嘴见“赵安”已喝完了茶,接着自己也喝了口茶,然后开始讲

“本来我并没看出这事的真相,直到我知道您是青云教徒后,才猛然明白了发生的一切,先从赵老管家说起吧。赵老管家应该一直都知道您曾入过青云教,但并没在意过,直到收留了赵安后,他才开始在意甚至是害怕起来。”

“哦?”

“赵安曾告诉过我他的生辰八字,而昨天我曾看过您的墓碑,发现您和赵安竟是同月同日生的。怕是您看到赵安被收留时手腕布条上的生辰八字后,便知道这个共同点了吧。后来您又发现赵老管家好心所起的‘赵安’之名的笔画数与你名字的‘赵任’笔画数相同。看到如此与自己相吻合的生辰命理后,您便产生了一个邪念,就是等自己老了后,可以夺了这赵安的身体继续活下去。

可您没想到赵老管家十分疼赵安,当他发现您的用意后,虽敬于您是老爷并没和赵安说出您的邪念,但还是处处帮着赵安提防着您。其中包括他偷了您的青云教的发带以做后备证据,并且在仙逝前为赵安寻了一块灵玉,护着赵安”

说到这块玉时,齐铁嘴见“赵安”的神情里露出些许怒气,心下一喜,知道自己所猜的应该是对的,而且赵老爷听后情绪已经开始有些不稳了。之后随手又给“赵安”斟了杯茶,接着说到

“不过,赵老爷您也真是厉害,最后竟想出破解之法。不过等您想出破解之法后,便觉得是自己开始实施计划之时了吧。于是,在5天前那晚,开始了一直以来所想的计划。您应该是在守墓人老黑打水的水桶里了加了蒙汗药,导致老黑喝完水后,就一直在睡觉根本听不到墓地的任何声音。

午夜后您来到后山,将藏在后山的棺材推入坟坑里,在坟旁摆好流纹岩及施好阵法后,便躺进棺材里。您施法让三魂出窍,因为还有七魄护正身,便能在阵法中使三魂暂时幻化成人身。为了使自己的三魂人身可以离了阵法也能保持一会儿,您在棺材上钉上定魄钉,定住七魄正身,然后又埋上泥土护住。

您做完这些后,便急忙用着三魂人身跑向赵府,去引赵安来后山。估计是在途中扔了身上的工具,所以等到赵安看到您时,只见到您两手空空衣服很脏的样子。您见赵安已准备去后山,便回到后山,散了人身,将三魂暂时存于流纹岩里。

而匆匆而来的赵安,因为夜晚太黑看不清路,便入了你施在坟旁的阵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为了除那块玉的保护,你在这阵法中给赵安加了一劫,因玉可保人,所以赵安遇劫,无论如何,都会遭遇玉碎以得安。最终,玉碎使赵安失去保护,同时赵安也被你的阵施了法,使他自己一打开棺材时,便让你的七魄轻松入了身。我说怎么我之前见到的赵安,一直那么虚弱,而我也算不出他的命理,原来已被你换了七魄了。赵老爷,不得不说,你的术法实在是够高。”

赵老爷听到齐铁嘴说的这些,有些吃惊。他没想到齐铁嘴仅靠这几天发现的一些线索,就能将整个事件猜得八九不离十。另一方面,赵老爷似乎对齐铁嘴对自己的夸奖很满意,也就不选择虚言以对了,而是说到

“不愧是九门的齐八爷,没想到你竟能知晓这么多了。”

齐铁嘴看了看“赵安”,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并不明白。”

“什么事?”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在那一晚将赵安的三魂也一起换了呢?”

“赵安”一皱眉头,神情有着些不甘:“因为,青云教所修的夺魂之法,必须在所夺之人意识清醒之时才能夺,所夺之人在昏迷时不能夺。那晚我刚夺了七魄后,赵安便晕过去了,我没来得及夺三魂”

齐铁嘴点了点头,说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同时,用桌子挡着自己的手,悄悄地将手往自己的袋子里摸。刚刚伸入袋子里,齐铁嘴就被“赵安”掐着脖子扑倒在地,袋子被甩到一边,里面掉出一个小铁盒和一些符。

“赵安”看到地上的符,十分的愤怒,掐着齐铁嘴的手又用力了几分,冲着齐铁嘴喊到

“你刚刚要定我的魂?!我被你害了多少次了,要不是你,我的三魂早夺了赵安的身了。上次在赵府,我本想换了赵安的魂,可他却带着你和张启进来了,张启山煞气太重,我怕伤了自己的魂就躲开了,想着以后再悄悄地夺了赵安的身。可你第二天在墓地非得给赵安护体符,逼得我不得在当时就夺最后三魂,使得自己差点失败,还被你发现了一切。你已经知道得太多了,我不能留你了“

“呃…呃”齐铁嘴被掐得喘不上来气,一只手拽着“赵安”的手,另一只手使劲地往袋子那边够。可惜袋子离自己太远了,怎么也够不到。就在齐铁嘴感觉自己很快就要失去意识时,模糊得看见张启山从门口跑了进来,手里拿着枪,安心的片刻也是一惊,艰难的从口中说出“佛…佛爷…不能…开枪”

不能开枪,齐铁嘴得保住赵安的肉身。

要说这张启山今日去了咸宁,和几位知名人士谈些要事。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拿出了那个蓝布条,趁机问问看在场的人里有没有认识这个布上的图案的。正巧,在场的人里有位老者说自己年轻时见过,是青云教的标志。张启山一听这青云教竟修些歪门邪术,心中便觉不妙,急忙当场从咸宁赶回长沙去找齐铁嘴。到了齐铁嘴的香堂,被小满告知齐铁嘴去赵府了,就急急地赶向赵府。等赶到时,就看见齐铁嘴躺在地上被赵安掐着脖子,心中怒火四起,便要向赵安开枪救齐铁嘴,但被齐铁嘴止住了。

赵老爷看见张启山来了,心下一慌,掐着齐铁嘴的手便松了点力。

“咳咳……咳”齐铁嘴总算是能喘口气,猛得呛得直咳嗽。正在咳嗽之际,那还碰着“赵安”的手突然感觉“赵安”体内气息开始波动,便知这赵老爷是想要从赵安身上离魂。若是离了魂,齐铁嘴再想抓住赵老爷就难了,而且这魂还会强行进去他人的身体,虽然呆不久,也会损了人的精气。心下深感不妙,对张启山喊了句“佛爷,不要过来”,就用右手按住“赵安”的脉搏,嘴里开始念着定魂咒。

赵老爷发现自己得魂魄竟然出不去赵安的身体了,很是吃惊,低着瞪着齐铁嘴,道:“不可能的,光靠定魂咒没有定魂符你是定不住我的,不可能的!”

齐铁嘴一边念着定魂咒,一边向赵老爷露出轻蔑的一笑。赵老爷猛的反应过来:“茶,是茶,你给我喝的茶里放了定魂符的粉末,算你狠!”,然后又发狠的掐住齐铁嘴。

齐铁嘴一边艰难的念着定魂咒,一边用左手给张启山指着从袋子里滚出的那个铁盒子。

张启山正怨愤自己不知如何帮齐铁嘴时,就看见齐铁嘴给自己指着地上的小盒子,就赶快拿起,知道齐铁嘴让自己拿这个一定有用,接着就快速地打开了盒子。

突然间,屋里阴风四起,椅子和桌子被吹翻,茶壶被摔成碎片,而“赵安”松了掐着齐铁嘴的双手,抱着头跪在地上,开始挣扎。齐铁嘴见自己脱了身,连起身对张启山喊道:“佛爷,快到屋外去!”,张启山知齐铁嘴要实施法术,自己在会有所妨碍,心下不敢迟疑地奔到屋外。

齐铁嘴见张启山已经到了屋外后,伸手抓住两张被风吹在空中的符,接着用牙咬在右手食指昨日被刀划破的伤口上,使伤口裂开出血,用血在两个符上各画着咒文。画完了,就奔向赵安,将其中一个符贴在’赵安’的头上,念了一段咒语后,大喊一声“归”,赵安便停了挣扎倒在地上。

看到赵安停下后,齐铁嘴迅速跑向门口,堵住门口,身体面向屋内,把左手里的符伸于身前,口里再次念起咒语。

齐铁嘴看着手中符周围开始逐渐聚起阴风,抬起右手,用还流着血的食指往符上一划,接着将符一扔,喊到“灭!”,周围的所有的阴风都瞬间幻化成虚幻的大火,下一瞬间,大火开始消散开,接着化为了乌有。

风幻成火,虚火燃之,随即消之。而随火光的消逝,屋内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看着平静下来的屋内,齐铁嘴知道,一切终于都解决了,心也便放松了下来,接着便有些乏累地意识渐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张启山接住了向后倒下的齐铁嘴,看到齐铁嘴晕过去了,心里十分的慌张。

8 (结局)

在解决了赵府夺魂的那晚后,长沙百姓口中那张启山和齐铁嘴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之事又多了一件。

因为那天后来,张启山将昏迷的齐铁嘴带回自己的府上后,看着齐铁嘴一直都没有醒,担心焦急到了极点。让张副官将几乎全长沙城说得上名的大夫都请到,不,应该是架到了自己的府内。

虽然这些大夫被半强制的带到张府,心里有些不满,但一看张启山一副治不好就杀了你的神情,都不敢怠慢的诊着床上正昏迷着的齐铁嘴。生怕自己没医好,张启山真就掏出枪把自己给毙了。

直到第十个大夫依然和张启山说着“这齐八爷真的只是损气太多才昏迷的,身体并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就会好了”后,张启山才信了这些大夫所诊的,放下心来。而那帮大夫也放下了心,庆幸自己今晚活了下来了。

再后来,齐铁嘴就被张启山半强制的留在张府待了快一个多月,张启山说自己的府处宝地,福泽冲阴,适合齐铁嘴修养,齐铁嘴就这样在张府晒了一个多月的太阳。

不过更惨的是,张启山说这次的事件太危险了,以后让齐铁嘴不许再管奇闻异事了。可张启山说着不让齐铁嘴再管的同时,又很好奇这次的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事就问问齐铁嘴这次事件的一些事情,如“那个盒子是怎么回事?”之类的

齐铁嘴就表现的很有耐心地给张启山讲着来龙去脉,说这个盒子里装的是赵安的魂魄。当自己知道赵老爷的魂魄已经夺了赵安的身,且知赵老爷两次夺赵安的魂魄都是在赵家墓地后,便想着赵安的魂魄应该正游于赵家墓附近,就在去赵府前,先去了赵家墓一趟,用阵法将赵安还在的魂魄收于盒中。

又告诉张启山,当张启山打开盒子时,就放出了赵安的魂魄,赵安的魂魄便试图重新夺回自己的身。齐铁嘴他就用符借力帮赵安的魂魄入体,而赵老爷的魂魄就被挤出,接着齐铁嘴便顺势将赵老爷游离的魂魄焚了。不过还得庆幸赵老爷的魂魄刚入赵安体内不久,还不稳定,自己才能成功解决了这一切。

张启山听后便会看着齐铁嘴,一脸严肃地说:“恩…太危险了,你不能再参与这种事了”

然后没过几天,就会又有不解的地方来问齐铁嘴。就像今天,齐铁嘴正卧在客厅的沙发上吃苹果,就看见张启山向自己走了过来,问到:“我突然想到一点,你那天在墓地不焚了一个老者的魂魄了吗,可是既然那阵儿赵老爷的魂魄已入赵安的体内,那那个被焚的魂魄又是什么?”

齐铁嘴眼睛往上一翻,心想‘得嘞,还得给佛爷再讲讲’,就边啃着苹果边说到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日我焚的魂魄应该是赵老管家的。赵安说过曾见到过赵老管家的魂魄,怕是这赵老管家死后一直不放心赵安,魂魄便一直在赵府游荡着,可苦于没有什么能力,无法显现自己的魂魄。直到赵安出事那晚,因发现赵老爷要开始实施计划了,很是焦急。这焦急之心传于魂魄,再用上自己屋内生前所留存之气,使魂魄得了力,显现一时,可还没来不及提醒赵安就消失了。后来就是在赵家墓那日,我不知赵老爷已夺了赵安的身,而留在外面的是赵安的魂魄,就施了焚魂之法,要焚了身前的魂魄。关键时刻,是赵老管家救了赵安,自己入了我的焚魂符中,灰飞烟灭了”

张启山听后,心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对齐铁嘴说到“还是太危险了些,你以后绝对不能参与这类事了”,接着便转身离开了,只剩齐铁嘴拿着啃完的苹果核一脸无语的待在沙发上。

看见张启山已经走没影儿了,齐铁嘴将手里的苹果核扔在桌上,喊道

“张启山!我都耐心地给你讲过这么多了,也听你的在张府待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限制我呀”

然后望着天花板,心里盘算着。

‘如果下次再遇到灵异事件,应该怎么瞒着佛爷才好呢’


(完)

后记

感谢一直以来喜欢这篇文的人,你们给了我很大的动力,让我能给这个故事标上一个“完”。

第一次想着把自己的脑洞给写下来,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啊哦…啊哦诶)将文发上来。

看到有人喜欢着,我好开心 \(*T▽T*)/ 

谢谢大家滴喜欢,我想齐铁嘴和张启山的奇闻之旅还没有结束,还会有后续的……

虽然不知下一个事件何时会写,但希望大家到时来看哈~

最后送上小花絮

佛爷:“在这个事件里,老八一直遇险,我却没能怎么帮上老八”

小柒:“没有呀,佛爷,您不在关键时刻打开了那个盒子嘛”

佛爷:    “……”

小柒:  “佛爷,这样吧,我下回写您来个英雄救美,让八爷感动得内牛满面怎么样”

佛爷:  “恩,可以。不过你以后不能让事件太惊险了,让老八总遇险受伤”

小柒:  “额…这个…佛爷,故事惊险一点才好看嘛,而且受伤的八爷特别……”

佛爷掏枪ing

小柒:  “八爷!救我……”


评论(9)
热度(48)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