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客栈疑云(3)

我把标题改了一下,在“长沙奇闻”后注上了“之客栈疑云”和章数,感觉这样会清楚一点 (^_^)


客栈疑云 (3)


3

自从张启山回屋之后就再没有出来,连老板送的午饭都是往两个房间各送了一份,两人各吃各的。

齐铁嘴知道张启山这是真生气了,自己现在再怎么道歉也缓和不了了,就想着先缓上几天,等张启山气稍微消点了,自己再去好好道歉,应该事情能好办些。还好,离七夕还有几日。

心下决定好先让张启山缓和缓和后,齐铁嘴便开始准备处理客栈老板的事了。齐铁嘴从房间出来,向前庭走去,路过院子时,看见在院子的石桌旁坐着一个男子。

此人身穿青白相间的长袍,眉如远黛,鼻梁高挑,双瞳剪水却带着些许忧郁,气质清新俊逸、温文尔雅,让齐铁嘴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人见齐铁嘴看着自己,微笑着冲齐铁嘴点点头,以做问好。齐铁嘴拱手回了一下礼,因心念着客栈之事,并未做停留,接着往前庭走去了。

客栈的老板见齐铁嘴来找自己了,就于客堂中选了一处桌子,让齐铁嘴和自己坐于此处详谈。

齐铁嘴趁着老板倒茶之际,有些好奇的问到:“我刚才路过院子时,看到院子里坐着一个男子。应该就是我来这之前,这客栈里那个唯一的住客吧,那人应该不是本城的人吧?”

老板听到,轻轻一笑,但笑后,不知接着想到了什么,开始面色凝重。

“齐先生,你有所不知,这陶公子正是本城人,是这成都城第一大商陶家的二公子。

这个陶公子从3年前开始,便会每年七夕这几天,从城南来到我这客栈住宿几日,一直到七夕过后才离开。

说来也有些奇怪,这陶公子每次来都是独身一人,这期间不会与任何人相会,只是住宿几日便回去了,但总让人感觉他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似的。

即使今年我这客栈闹鬼之事在成都城都传遍了,没人敢来住了,这陶公子还是于两日前到这入住了。”

听到这,齐铁嘴知这陶公子年年都来,一定有什么原因,但自己也不好妄加猜疑,便开始让老板给自己讲一下客栈闹鬼之事。

“是这样的,齐先生。这闹鬼之事开始于大上个星期。我这本来有个帮我打理客栈的伙计,我俩平时一替一晚看着这客栈。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睡觉,本应该是在客堂守夜的伙计突然闯入我的房间来,他面色十分的惊恐,浑身颤抖地和我说他在后院看到了鬼。

我当时并未相信,说他可能是因夜晚太黑了,看花眼了。他却说他的确看到了,是个女鬼的模样,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全脸,脚离着地,是飘着的。

要是平时,我一定会去后院查看一下。但那天上午,刚有一个我很久前辞退的伙计来我这无理的要补偿费,我之后憋着一肚子的气还没消呢。

所以,当晚听到伙计执意声称自己见到鬼后,就怒斥了那个伙计几句,赶他离开了,并没有管下去,而第二天伙计也不敢再和我提这事了。

那晚后,我这的住客不断地向我抱怨,说我的客栈该修修了,他们晚上睡觉时门窗竟然被风吹来了。我去看了下门窗,发现还挺严合的,应该不会被风吹开。心下想到自己的伙计之前说过见到鬼了,虽有些冒冷汗,但还是让自己先别吓自己了。

直到后来的那天晚上,那晚还是轮到我那伙计守夜。正在屋里的我,突然听到伙计的一声喊叫。因为我的屋子与客堂相连,所以这一声我听的特别清楚,就急忙赶了出去。

这一出去不要紧,我的双腿当场被吓的发软。从客堂的方向望过去,院子里飘着一个女鬼,如伙计所说的一般,只见满头长发,头发后的面容漆黑模糊,正向着客堂的方向一点一点地飘过来。

伙计吓得躲在我身后,我当时也恐惧得脑子一片空白。这个女鬼每离客堂近一分,客堂的灯光便暗一分。就在女鬼飘进客堂的那一刻,灯全灭了,一片漆黑,接着便听见伙计发出几声惨叫后就没声了。

我惊慌地适应着黑暗,最后在柜台下看见一个黑影。我跑过去一看,正是倒在地上的伙计。我扶着伙计时发现,伙计的脑袋撞破了,血流不止。我急忙背起伙计去寻大夫,还好及时,这个伙计后来并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我给了这个伙计一笔钱,让他回家养伤去了。

因为那晚伙计的叫声很大,也吵醒了住宿的房客,有人说在当时也看见了鬼,便匆匆退房离开了。有些没退房的房客,后来也说晚上隐约见到鬼了,然后都被吓走了。

没几日,我这客栈闹鬼一事就被传开了,便再没有人敢来住了。

没人来我的客栈,我的客栈就会毁了,可连我自己都不敢在晚上出屋半分,谁还会来呀。

但一想到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便想起齐先生你了。你能力非凡、本领高,应该能帮帮我这件事,就去写信求你了。

真的太谢谢你能来帮我呀。”

老板边说边向齐铁嘴抱拳相谢,眼下还要向齐铁嘴鞠一躬。齐铁嘴连忙扶住老板,说到:“老板,你别这样,当初我就帮你解件家中小事,你就对我感谢不已。你当时对我所报之礼,早就超过我帮你的了。你是如此为人,我很是尊敬。如今你既有求于我,我怎有不帮之礼呢。接下来,我需要好好调查一番,你先带我去后院看一下吧”

老板带着齐铁嘴往后院走去的中途路过了院子,看见那个陶公子还坐在石桌旁,老板就过去向那个陶公子问了声好。

在老板与陶公子问好之际,齐铁嘴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张启山的房间。看着依然紧闭的房门,心中不知怎的有点失落,还有点莫名的伤心。但又一想到自己眼下还有事情要查,就让自己先不去想这些,集中精神在闹鬼事件上。

在后院里,有个库房,放着一些不怎么常用的杂物,摆放得杂乱无章。整个后院平时鲜有人打理,连仅有的一棵树都只剩枯叶,给人感觉这个后院尘土飞扬的。

在库房里没看几眼齐铁嘴便出来了,被灰尘呛得直咳嗽。

“咳咳…老板…咳咳,你这后院布局不佳、摆放沉闷,确实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你现在需要将所有门窗打开,流通一下空气,并收拾一下库房。然后,我会给你指出一些地方,需要让你立上石头、种些树,改改风水,会有些改善的。”

老板听后,十分感谢齐铁嘴,说自己马上就去做这些事,正说着呢,一个声音打断了老板的话。

“请等等!”一个有些急迫的声音从后院院口处传来。

齐铁嘴和老板寻声一起向院口看去,院口处站着的正是那个之前还坐在院子里的陶公子。

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此刻却是一脸的焦忧。




后记



噔噔,这一章登场了一个我私设的比较重要的人物~

在《客栈疑云》这个事件里登场的私设人物,我都是很用心写的,大家应该不会反感他们的存在的。

他们一是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二就是来当助!攻!的!嘻嘻嘻~




小花絮



“请等等!”一个声音从后院院口处传来


齐铁嘴和老板寻声一起向院口看去


只见,陈伟霆阔步帅气的从院口走来(p.s.心想着谁请我呀?)


此时的bgm: 噔噔噔瞪,瞪瞪瞪瞪,噔噔蹬蹬……生于战斗的年代……

 
评论(3)
热度(33)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