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客栈疑云 (4) (5)

客栈疑云 (4) (5)


4

在院子的石桌旁,三个人相对坐着,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人开口打破着这尴尬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气氛。

要确切的这三人的局面的话,便是齐铁嘴和老板两人在等着那位陶公子说话,等他道出打断老板改风水的理由。

而这个陶公子眉头紧锁,拳头紧握,多数时间在目视石桌,就像是在考验着齐铁嘴和老板的耐心似的,一直沉默不语。

最终老板忍不住了,冲陶公子说到

“陶公子呀,你怎么不说话了呢,可急死我了,你为什么不让我改风水呢,你是不是知道着什么呀,你若是知道了什么,就请和我们说说呀,你……”

齐铁嘴伸手按住老板的胳膊,示意老板先别往下说了。齐铁嘴知道老板这么问是行不通的,还是换自己来说吧。

“这位陶公子,在下齐铁嘴,从长沙城来的,算是一个算命的,懂些风水术数。因与老板早些年认识,便被老板请来这帮他客栈闹鬼一事。

我听说你就是这成都城本地人,应该早就听闻这客栈闹鬼一事了吧,还前来入住了,本是让人有些不解。

今日我让老板改改风水,因地制宜,气势修复,运场可调,应该会对闹鬼一事有些帮助。

但你在听到后,对我们的做法加以阻止了,这便更让我们费解了。

若你不想改风水,定有缘由的,可否告知一二呢?

这样我们也好决定接下来改怎么办才好嘛。”

这个陶公子见齐铁嘴说话至诚且在理,自己实在不应缄舌闭口了,就先回之自己身份。

“鄙人陶墨白,是成都城商贾陶家的二公子,因心慕河灯佳会,特来这河边客栈入住些时日,适逸休息。因此前都是入住的这家客栈,而又不恐灵鬼之事,故闻闹鬼一事后仍住此处。”

听陶公子说到这,齐铁嘴感觉这陶公子不太像来自商贾世家的,反而很像是来自书香世家的,说话文绉绉的,言语之间古词饰句。

不过,先不说齐铁嘴对这陶公子所言能信几分,他更好奇陶公子的一个用词。陶公子在对客栈的灵鬼之事用了“不恐”而非“不信”,既未来又未见,怎么能说是不害怕呢。

按一般人合理的想法来说,怎么也应该是不相信才能入住这客栈才对呀,要不再怎么不怕鬼的人,也不想入住会看到鬼的客栈吧。

齐铁嘴觉得陶公子一定是知道着什么才住宿的。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特意住宿的。

这几年,年年会来,每每等着一个一直见不到的人。今年闹鬼,依然前来,仍没有相会之人,却不让改风水破鬼。

猛得一个想法从齐铁嘴的脑中闪过,惊得齐铁嘴身体一冷。

难道…这陶公子,一直以来,到这客栈,是来等鬼的。

有了这个想法后,齐铁嘴更是迫切的想听听陶公子接下来要说的。

而陶墨白很是纠结自己要如何解释阻挡改风水一事,当时实属自己有些心急了,阻止的话脱口而出,欠了考虑。虽事已至此,但他不想如实相告,因为有些事他还没弄明白,而且自己并不是十分信任齐铁嘴和老板二人。

但陶墨白看着老板和齐铁嘴两人正瞪着好奇的眼睛,集中注意力等着自己的下文呢,看来自己不如先道三成实话吧,应该可以先缓一时。

便要开口,刚说了一个“我”,就被一个轻快的女声打断了。

“你们三个谁是老板呀,我是来这住店的。”前庭口正站着一个身着白色披风的姑娘,虽然披风上的连帽有些挡住了面容,但还是可以看到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水灵。

齐铁嘴三人在院子里,作为说方和听方都太过专注,谁都没注意到这个姑娘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老板见有客了,就迎了过去。姑娘见老板向自己走来,便礼貌地放下了头上的遮帽,冲老板微微一笑。

这样也让众人看清了她的模样,除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外,还有着细巧挺秀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看起来不过16、7岁的样子。微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般的弧线,给人的感觉十分天真可爱。

老板见是这样年龄小的姑娘,还是一个人来的,拿下客房钥匙的手有着迟疑,说到:“这位小姑娘,你可还有什么随同的人呢?”

“没有了呀,就我一个人来的。”

“那你可知我这客栈有些不好的传闻,我看你年纪轻轻的,就自己一个人来住不太好吧”

小姑娘从老板的手里抢过钥匙,俏皮的一笑。

“不就是闹鬼嘛,我知道的,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5


听到小姑娘来见鬼的话后,齐铁嘴很是吃惊,便起身走向了客堂,而陶墨白也跟了过来。

老板见眼前的小姑娘这么说,以为小姑娘出于好奇而前来的,忙劝到:“小姑娘呀,这个闹鬼可不是闹得玩的呀,危险的很,你还是把钥匙给我吧,快些回家去,我想你的父母也会担心你的。”

小姑娘听后,轻笑了一声,似在笑着老板的话。但因为这个小姑娘给人的感觉可爱烂漫,这一声笑并没有特别的失礼,也不让人反感,而只是让人觉得小姑娘有些古灵精怪的。

小姑娘对老板问到:“您可听说过峨眉山的柏家呢”

老板听后,眼睛瞪大了几分,声音带着敬意的说到:“当然听说过,峨眉柏家是有名的灵修世家,擅长用幻术解决鬼神莫测之事,堪称活神仙呢。但是大家多是听说,难得一见。姑娘你如此问我,难不成你是……”

“没错,我就是柏家人,我这次来就是听说了您的客栈闹鬼一事,特来帮您除鬼的”,小姑娘俏皮地扬了扬眉毛。

齐铁嘴见这小姑娘言行之间还是十分稚气,有些替她担心,“这位柏姑娘,我知你是有些本领的,但你还是太过年轻,恐有些经验不足。诚如老板所说,捉鬼是有危险的,你可想好了?”

女孩向齐铁嘴走近,波动着烁烁放光的大眼睛看着齐铁嘴,“不要叫我柏姑娘啦,我有名字的,我叫柏如灵,你就叫我灵儿吧”

齐铁嘴心想这姑娘关注错了重点了吧,就接着说到:“哦,灵儿…姑娘,我想说……”

突然,“哇偶”一声,从柏如灵的嘴里发出,也打断了齐铁嘴的话。

柏如灵向齐铁嘴又走近了一分,道:“这位哥哥,你长的可真是好看呢,你戴着眼镜我一开始还看得不太清楚,但仔细看来你的眉目如此秀气,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好看呢”,柏如灵边说边用手点了点齐铁嘴的额头。

齐铁嘴本来就不擅长与女子接触,虽然眼前的还只是个女孩。但被女孩以“好看”相夸,还被碰了额头,当下便有些羞怯的往后踉跄了几步。

正踉跄不稳之际,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人用手扶住了后背,帮自己稳住了身体。齐铁嘴回头一看正是不知何时来到客堂的张启山。

在看到张启山的一瞬间,齐铁嘴不知自己为何会涌上一丝安心感,嘴上说到:“谢谢了,佛爷。”

而张启山见齐铁嘴已经站稳,就收回扶着齐铁嘴的手,眼神也不看向齐铁嘴了。

齐铁嘴也反应过来了,这张启山还跟自己生着气呢。

柏如灵看到了张启山后,眼睛一亮,双手捧着脸有些感叹地道:“诶呀,好帅呀,天呀,怎么有这么帅的人呀,而且好有气场呢……咦?体内还有三味真火呢!”,说着的同时也要碰向张启山。

张启山一把将柏如灵的胳膊抓住,目露些许凶光。

柏如灵吓了赶忙将自己的胳膊抽回,撇了撇嘴道:“不让碰就不碰嘛,不要这么凶嘛”,然后就走回老板面前,用手在老板的头上一点。

老板接着便像木头一般呆立在原地,然后十分吃惊地看向客堂的桌子,之后有些迟疑的走向桌子,边走还边揉着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什么似的。

老板用手摸着空无一物的桌面,同时嘴里嘀咕着:“怎么这么多的黄金呀,哪里来的呀?”

齐铁嘴看着老板不太对劲,跑过去轻摇着老板,担心的问到:“老板,老板,你怎么了?”

可老板就像完全听不到齐铁嘴说话般的,依然用手摸着桌子。

见此,齐铁嘴眼神变得凌厉的看向柏如灵,冷冷的道:“你对老板做了什么!”

听完这话,最是震惊的是张启山,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齐铁嘴露出这样的发怒的神情,发出这样清冷的言语,他不禁有着愣愣地看着齐铁嘴。

柏如灵见到齐铁嘴和自己生气了,就嘟了嘟嘴,走到老板的身边,从衣服内衬拿出一个小铃铛,放到老板的耳边摇了几下,接着用手滑过老板的太阳穴。

老板身体一震,然后眼眸开始慌乱地找着焦点,最后定格在了齐铁嘴的身上。老板看了看齐铁嘴,又看了看空空的桌子,对齐铁嘴问到:“我刚才怎么了?”

齐铁嘴将眼神瞟向柏如灵。柏如灵收下了这眼神,勉强的挤出点微笑,对老板说到

“老板,对不起哦,您不要生气哦。我就是给您施了点幻术,您也看到了吧,我的本事很大的,这客栈闹鬼之事,我绝对应付得了的。老板,您就放心的把这事交给我来办吧。”

老板见柏如灵瞪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的稚气,心下也对刚才的事生不了气,只是有些无奈的发出:“哎,你呀。”

齐铁嘴替老板说了下话:“你虽然年纪小,也能做如此胡闹之事呀。幸于老板是好人,未于你生气。你若是想住店可以先住下吧,至于管闹鬼一事,你还是看看老板之后的意向吧。”说完后便让老板回屋歇会儿,回回神。

老板也是正有此意,听了齐铁嘴的话后,不住地点头,之后向在场的人抱了声歉,就回屋去了。

此事客堂便剩下齐铁嘴、张启山、陶墨白、柏如灵四人,相顾无言,尴尬的站着。

最先动的是张启山,张启山看了看眼下也没有什么他关心的事了,便转身往房间走去了。

齐铁嘴在后面伸出右手,想叫住张启山一起走,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敢出口,只是叹了口气,收回了右手,便默默地跟在张启山的后面往房间走去。

柏如灵看到刚才齐铁嘴的一番动作后,挑了下眉,微微眯起了眼睛,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

等到张启山和齐铁嘴都进屋后,柏如灵转身看向陶墨白,露出了一个微笑。





后记


又一个用心写的私设人物登场了 ---柏如灵

她也是在后文中,会起到很大作用的一个人物

对,很大作用,当然也包括助攻啦

大家不要担心佛爷的气什么时候能消呢,我稍微剧透一下下,下一章就会写到八爷和佛爷了,而且整章应该都是一八。

下一章,也可能会写出两章,将是本篇文中的一个高潮,我会努力的码文,争取能够写得精彩一点~

(^▽^)






 
评论(2)
热度(29)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