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客栈疑云 (6) (7)

终于写到本篇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了,这两章几乎满满的一八哦

❥不过

❥是刀还是糖?

❥是刀躲不过

❥来吧来吧




客栈疑云



6


晚风瑟瑟,猛得一阵儿夜风袭来,吹得齐铁嘴一震。

齐铁嘴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现在的天色如何,大约是什么时辰了。

这一睁开眼不要紧,齐铁嘴惊得从床上,不,是地上爬了起来。齐铁嘴有点发蒙,这里是哪里,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这屋里虽然门窗都大开着,但依然灰尘遍布,呛得让人想咳嗽。

屋里的排放乱作一团,齐铁嘴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哪里了,自己正在后院的库房里。

齐铁嘴心中十分的不解,自己明明就正在自己房间里睡觉,怎么就到这库房里了呢,还身着外衣。此事太过诡异了,齐铁嘴不想在库房再做停留,他要赶快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他刚迈步往外走,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儿很有规律的脚步声,正一点一点地往库房走来。齐铁嘴心想,既然有人来了,正好自己可以问问这来的人,能否知道自己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库房里。

可他刚走到门口处,便停住了迈出的脚步,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突然如冰水一般流向了他的全身。

因为,他没有看到纸窗上的人影,那个脚步声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了,如果是人的话,应该有被月光照射在纸窗上的影子才对呀。可目前却只有脚步声,没有人影。

齐铁嘴越发地感觉到这脚步声有规律的诡异,他明白了,屋外正向自己走来的,应该并非人,而是鬼。

可是现在齐铁嘴身上什么都没有,若被鬼袭击,他根本没有能力反抗。他现在想往后挪几步,但在如此的环境下,一个动身的声音都显得特别刺耳,齐铁嘴不敢再动一分了,而那个脚步声也到门口了。

齐铁嘴感觉这一刻,所有冰冷的血液都向他的头顶涌来。

脚步声近了,更近了些,现在就在门外,就在自己的面前。他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包括呼吸声。他能感觉有一个东西就在自己身前移动着,可他却什么都看不到,连鬼影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脚步声在响着。

齐铁嘴听这脚步声从自己身前走过,并没走进屋,而是要路过门口,接着往前走。他稍微松了一口气,可还是不敢怠慢。库房里到处都是灰尘,他很怕自己会突然忍不住咳嗽出来。

庆幸的是,直到脚步声渐渐离远至消失,齐铁嘴都没有控制不住的发出一个声音。

听到脚步声不知消失到了哪里后,齐铁嘴连忙往自己的房间跑回,这期间再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齐铁嘴进屋后开始翻找自己随身带来的袋子,里面有他所有的制鬼工具,可翻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袋子,齐铁嘴变得有些慌乱了。

他突然想到了张启山,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他怕张启山会有危险,心下也不管张启山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就跑去敲张启山的房门。

齐铁嘴心急地敲着,不一会儿,房门就被打开了。张启山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前,看到齐铁嘴后有些吃惊道:“老八,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齐铁嘴不敢迟疑地将张启山推进屋内,转身将屋门关上,齐铁嘴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

“佛爷,你先不要开灯,现在很危险,你先听我说……”然后便尽量简短的将自己刚才的遭遇说给张启山。

屋内只有隐隐的月光照入,齐铁嘴看不太清张启山的表情,他只能感觉到张启山听完自己所说的后,沉默了片刻,然后抓住了自己的手,用着严肃口吻对自己说到:“老八,先跟我离开这客栈,一切等出去再说”,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那是陶墨白的叫声。

齐铁嘴推开了门向陶墨白正亮灯的房间跑去,张启山则在后紧跟着齐铁嘴。

陶墨白的房门大开,齐铁嘴和张启山刚跑门口,屋里就冲他们发出一个喊声:“不要进来!”,这是柏如灵的声音。

齐铁嘴走到正门,向里望去,屋内的景象让他惊呆了。

柏如灵站在门口,两臂前伸,两手之间悬空着一个玉镜,嘴里正说着一些咒语。玉镜照向的位置站着一个女鬼,被柏如灵控制有些痛苦地抱着头,血水不断地从漆黑的眼眶里流出。离女鬼不远的地上有着一大滩血水,这血泊中浸着的是满身是血、睁着惊恐的眼睛,早已失了呼吸的陶墨白。

突如其来的情景让齐铁嘴失去了思考,他想要迈进屋去帮柏如灵。柏如灵见齐铁嘴要进来,对他喊道:“我先控制着,你们快跑!”

由于女鬼不断地挣脱着柏如灵的束缚,柏如灵控制得越来越吃力,最后竟然从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

齐铁嘴见此,顾不上别的,就要走近柏如灵。柏如灵见齐铁嘴向自己走来,不顾嘴里还涌出的鲜血,向齐铁嘴厉声道:“别过来了,快跑,我快控制不住了,你们都对付不了她的,你们快跑呀!”

齐铁嘴知道现在的自己,恐怕根本没有能力制服这个女鬼,但他不能放着柏如灵不管,他还是可以帮上点柏如灵的。只是这个女鬼怕是已是厉鬼,太过厉害,他和柏如灵的下场都可能会失了性命。

所以,眼下他不能让张启山陷入危险,他知道张启山不会自己一个人逃走的,他便拽起张启山的手往外跑,他先要让张启山安全的出了客栈,然后自己再赶回来帮着柏如灵。

齐铁嘴和张启山奔下楼梯,穿过院子,推开了前庭的门,跑了进去,跑进去的瞬间,两人顿住了。

眼前的屋子中,那熟悉的布局和被翻乱的痕迹,这不是客堂,这是,“这是我的房间”呆立着的齐铁嘴脱口而出。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和张启山推开的是前庭的门,里面应该是客堂,可怎么却到了自己的房间。

张启山看了齐铁嘴一眼,便走过去打开了齐铁嘴的房门向外望去,外面乌黑一片,寂静无声。

而此时,陶墨白房间的竟房门禁闭,没有亮灯,暗得可怕。

齐铁嘴不知柏如灵怎么样了,虽然这客栈寂静的怪异,他还是和张启山急步走到陶墨白的房门前。

推开房门,房间内一片漆黑,隐隐可以看到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了,没有陶墨白的尸体,没有柏如灵,没有女鬼,甚至连一点血迹都没有了。

怎么都没了,齐铁嘴的脑袋一片空白,他有些手足无措了。

身后的张启山则一把拽起齐铁嘴的手,向门口走去,下了楼梯,穿过了院子,推开了前庭的门,可走进后,依然还是回到了齐铁嘴的房间。

看到这样,张启山还要拉着齐铁嘴往外走,却被齐铁嘴反拽住,停下了脚步。

“没用的,佛爷,我们入了鬼打墙,这样走是走不出去的”,齐铁嘴的话里透露着些许慌张。

齐铁嘴自己一个人入了鬼打墙到无所谓,但现在身边还有张启山,关系到张启山的安危,齐铁嘴便有些失了镇定。他不能让张启山困于这恐怖的鬼打墙,出不去的,可越担心越慌张。

张启山看到这样的齐铁嘴,一把将齐铁嘴抱住,对齐铁嘴说到:“老八,没事的,冷静点,会有办法的。”

齐铁嘴被张启山这么一抱,心中瞬时安心了不少,他静了静自己的已经失措的内心,抬头对张启山回到:“恩,佛爷,我会冷静冷静的,我需要些时间,我要想想办法。”

张启山点了点头,松开了抱着齐铁嘴的双手,放到了齐铁嘴的肩上,让齐铁嘴明白自己是十分信任他的。

齐铁嘴捋着一晚上所经历的一切,试着从所有离奇的事情中找到什么破绽,让他能找到生机。他左思右想,然后冲张启山说到

“今天从我莫名其妙的在后院的库房醒来后,便开始接二连三的遇到恐怖的事情,又入了鬼打墙。追溯一切的源头,便是后院的库房,既然从那里开始,那么从那里可能会寻得结束这一切,走出这鬼打墙的一线生机。不过后院阴气最重,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破解之口在哪里,佛爷,你可信我去库房一看?”

张启山将齐铁嘴的手紧紧的握住,坚定的看着齐铁嘴。

“听着,老八,我相信你,我永远都相信你,我放心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你,你就安心按你的想法做吧。”

听到这些话,齐铁嘴感觉自己心颤动了一下,在如此危机的时刻,这样信任的话显得格外的有分量,让他感动不已。

他知道一直以来张启山十分的信任他,但他却不知道张启山对他信任到敢以性命相托。

齐铁嘴告诉自己,他们一定要走出这鬼打墙,活着出去。




7


就在齐铁嘴动身要和张启山走出房间时,猛得一眼看到张启山的身后正站着那个刚刚在陶墨白房间里看到的女鬼,眼里还流着血,面目狰狞,正张开血口咬向张启山的脖子。

齐铁嘴一把将张启山推开,女鬼见自己扑了空,很是气愤的用自己的头发甩向齐铁嘴。

厉鬼的头发,就是怨气最重的地方。这样的蓄着大量怨气头发,便是厉鬼攻击的武器。

所以,向齐铁嘴袭来的头发就如同鞭子一般,竟将齐铁嘴抽飞到了床边。张启山跑过去扶起齐铁嘴,发现齐铁嘴脖子旁的衣服被抽裂开来,露出了一条红肿并流着血的伤痕。

齐铁嘴看到张启山露出心疼的表情,然后便怒不可遏转身看向女鬼。张启山身上散发的煞气,让女鬼有点却步。看见女鬼因自己而停下了,张启山便要起身去试试对付这个女鬼。

见张启山要过去,齐铁嘴顾不得伤口处传来的疼痛,伸手拽住张启山,道:“不行呀,佛爷,你根本对付不了她的,我还可以应付一下,你先走,你先去后院等我。”

张启山没有回头,但齐铁嘴可以看到张启山双肩在上下地起伏着,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情绪,紧接着便听到张启山带着些许怒气却很严肃的声音传来,“老八,你觉得我会扔下你,自己先走吗!对我来说,我可以死,但必须保你活着”

“我可以死,但必须保你活着……”张启山的话传到齐铁嘴的耳朵里,让齐铁嘴感觉一股幸福的感动涌上心底,只是当下并未有时间让他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幸福。

接着,一个声音就响在整个屋子里,“你们都得死,都得死!”,齐铁嘴知道眼前厉鬼的怨气又盛了几分,再不及时对付,他和张启山真的会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想到这,齐铁嘴看了看眼前的张启山,接着闭上了眼,心中做了一个决定。睁开眼时,齐铁嘴的眼里充满了坚定。

他站起身来,将张启山挡在身后,看着女鬼,然后没有回头的对张启山喊道:“听着,佛爷,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一定要走到库房那里去,去找离开鬼打墙的出口,一定要去。”

说完,齐铁嘴就从衣服内衬里拿出了自己的护心镜,拿着镜子擦过自己带着血液的伤痕,接着将带有血迹的镜面照相女鬼,嘴里开始念起咒语。

“镜我合一,摄鬼残离。以镜为引,以血为器。是邪断遗,是鬼湮迹”

女鬼瞬间发出了惨叫,身体开始变得支离破碎。齐铁嘴知道这一招一定会好用的,不过这个方法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禁忌。

因为这个办法的最终,女鬼的残魂会撞破护心镜,穿透自己的身体,自己喷涌的鲜血才能完全释灭女鬼的残魂。

用命制鬼,这是齐铁嘴最后也是唯一的办法,但他没有任何犹豫、任何后悔去用这个方法,他现在只想让张启山能活着。这一刻他几乎稍微明白了张启山所说‘我可以死,但必须保你活着的’的含义了。

可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容齐铁嘴多想,这个女鬼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挣扎的好久才支离成了一团带着黑色怨气的残魂。

齐铁嘴想‘对,就是这个时候’,然后便闭上了双眼,等着残魂穿透自己。

就在闭眼的一瞬间,齐铁嘴感觉自己被一把推开了,猛得睁开眼,一大片鲜血向自己喷来。

张启山推开了自己,挡下了残魂,残魂穿透了张启山的心脏,鲜血喷涌而出,肩上的奇穷纹身显现出来,又瞬间被大量的鲜血覆盖,血红一片。

残魂沾满了张启山带有三味真火的鲜血,被灼得发出了惨叫,接着这股被灼伤的残魂便撞破纸窗逃走了。

可齐铁嘴根本不在意什么残魂了,他的眼里只有身前被穿透了心脏的张启山,“不!”,齐铁嘴接住张启山倒下的身体。

齐铁嘴慌张的用手堵着张启山胸口的血窟窿,可很本就堵不住,大量的鲜血不断地从齐铁嘴的手中冒出。看着张启山的全身都染满了血红,泪水无法控制的从齐铁嘴的双眼流出。

胸口被贯穿,没有人能在贯穿的那一刻活下来,可张启山却用着强大的意念蓄着最后的力气,直到对齐铁嘴说完“老…八…快…走。”才睁着对齐铁嘴担忧至极的眼睛,失去了气息。

“佛爷,你和我一起走,你……”

老八快走,用尽了张启山最后的力气。齐铁嘴不愿相信这已是张启山对自己所说的最后的话。

“不,佛爷,不会的!”

齐铁嘴抱着张启山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他感觉自己的心已裂成了碎片。他不敢用手去探张启山的鼻息,他不肯让自己相信张启山已经死了,而自己却早已泣不成声。

泪水模糊了齐铁嘴的双眼,却模糊不了他内心的痛不欲生。

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了很多他从前没有意识到的事情。

每次和张启山在一起时,无论是下墓还是解决灵异事件,他只想过他自己可能会受伤,甚至失了性命,却从未想过张启山会死在自己面前。

他一直认为张启山命中有三味真火,命硬得很,不会有什么事能伤了他,却忽视了张启山也是会死的事实。

却忽略了如果张启山死了,自己会多么悲痛的事实。

他多想死的是自己,能让张启山活下来。

此刻,‘我可以死,但必须保你活着’,又仿佛出现在他的耳边

这一刻,他现在才完全明白其中所含真正的情感。


他明白了佛爷对自己的感情,更明白了自己对佛爷的感情。


彼此都把对方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齐铁嘴内心不断地抽搐着,越明白越心痛,他后悔自己明白的太晚了,那个重要的人已经死在了他的怀里,一切都来不及了。

齐铁嘴能做的,只是将怀里的人紧紧的抱向自己。

齐铁嘴幻想着张启山下一秒能突然在自己的怀里醒来,生气的骂他怎么还不走,然后拉着他一起离开。

可是他知道怀里的人再也不会醒来了,再也不会用各种语气喊自己老八,再也不会微笑的请自己去吃猪蹄莲藕,再也不会总是保护遇险的自己。

都不会了,都没了。

齐铁嘴似乎渐渐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他觉得自己仿佛就只剩下了一个躯壳。

他明白了,在失去了张启山的同时,他也失去了自己。



(未完待续)







后记



原谅我,我不是故意要卡到这的,目前下一章我还没有写完,但我一会儿要出去,只能先发上这两章了。

我知道卡在这很痛苦,晚上我会吐血赶出下一章,争取在今晚发上来哈

 




 
评论(2)
热度(31)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