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长沙奇闻之客栈疑云(完结) (16)(17)(18)

这篇文完结啦,下面放上前几章的链接

1       2       3       4、5        6、7        8     

9      10       11       12        13、14、15

希望看文愉快哈~(•͈˽•͈)

客栈疑云

16

今天便是七夕之日了,齐铁嘴一早起来想着的还不是什么七夕,而是陶墨白怎么样了。

昨天下午陶墨白走后,就没有了消息。

后来陶墨白抓到凶手了吗?抓对了吗?后来究竟如何了?齐铁嘴睡醒后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

想着这些,齐铁嘴便有些躺不住了,就想下床走动走动。可是齐铁嘴虽然腰伤好多了,但一动还是会疼的,尤其是站起来的时候,腰就会疼到不行,让他只能艰难的撑起身子,然后一小步一小步地挪着走。

齐铁嘴是好不容易才挪到了桌子那,他顺势坐到了椅子上,想着歇会儿缓缓腰疼,也想着喝口茶,正拿起茶杯时,张启山推门进来了。

看到齐铁嘴正坐在桌旁拿起茶杯时,张启山便快步走了过去,拿过齐铁嘴手里的茶杯,对着齐铁嘴皱起眉头道

“你怎么下床了,你腰伤还没好,怎么乱动呢!”

“佛爷,我在床上待了太久了,待不住了,想下床待会儿。”

齐铁嘴知道张启山有些生气了,便让自己的话里透着点可怜,果然这对张启山还是很受用的,张启山对齐铁嘴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点。

“就算待不住了,也应该先等我过来的。你现在怎么样了?你从床上走过来,腰伤那有没有很疼?”

“没有没有,佛爷,我现在好很多了,不怎么疼了,就是走的会慢些,并无大碍了。”

齐铁嘴这话说的是有点违心的,一开始是他是觉得自己好很多了,可他刚才走起来时才发现腰处还是很疼的,有时的刺痛更让他几乎站不稳。可他哪敢和张启山说实话呀,他怕张启山更生气了。

听到齐铁嘴这样说,张启山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茶杯道:“那还好,不过你之后也不要自己一个人乱动了,想去哪儿时要和我说一声。这个茶都凉的,不好了,我去给你倒壶新茶,你就坐在这等我,不要乱动。”

听到张启山这样说,齐铁嘴那是如捣蒜似的点着头,必须表示服从的呀。

等张启山端着热茶回来后,还没等给齐铁嘴倒上茶呢,就听见屋门被猛地推开了。齐铁嘴顺着声音往门口看去,竟是陶墨白来了,后面还跟着柏如灵。

齐铁嘴看到陶墨白的脸色是比昨天的样子还要疲惫得多,只是眼神有了神色,不再是昨天那般黯淡。然后只见,陶墨白进屋后,‘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自己和张启山的面前。

“诶!你这是……嘶!”,看见陶墨白给自己跪下了,齐铁嘴瞬间就感觉这个可受不得,忘了自己还有伤呢,下意识就要起身去扶起陶墨白。这猛的一起身狠狠地牵扯到了自己的腰伤,疼得齐铁嘴‘嘶’的一声,倒吸一口气。

由于齐铁嘴刚刚是猛得一站起,因为腰部瞬间的疼痛只能让他拱起了身子,导致他瞬间陷入一个自己要站站不起来、要坐坐不下去,身体也有点不稳的处境。也就在这时,齐铁嘴感觉到张启山从身后一把将自己抱住,将自己整个支撑到他的身上,让自己被缓解了腰部的用力,疼痛感也减轻了。

也许是看到自己的面部表情好多了吧,看来是没那么疼了吧,齐铁嘴感觉到张启山开始慢慢地扶着自己坐下。

整个过程,齐铁嘴不敢看张启山一眼,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个扯到腰伤的愚蠢行为肯定让张启山生气了,他现在可不能看向张启山,他可不想找挨瞪。

等齐铁嘴坐稳了,便重新看向陶墨白,只见陶墨白面露关心的问到:“齐先生可好?”

“啊,没事没事,无碍。倒是陶公子你不要向我们跪着了,我们可受不起的,快,快请起。”,齐铁嘴说道。

陶墨白却是一脸坚定的道:“不,我必须跪着,今天我就是来跪谢二位帮陶某的这份恩德的”,说完竟向着齐铁嘴和张启山俯身一拜,然后起身接着说道:“二位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感戴莫名,只能用这种方式表示,还请二位收下我的叩谢。”

齐铁嘴看着陶墨白是真心诚意,只能回道:“恩,好的,我们收下了”,然后看着一眼陶墨白身后的柏如灵,接着说道:“陶公子你也快起来吧,灵儿姑娘快让公子起来吧,你们过来坐吧。”

听到齐铁嘴说的,柏如灵走到陶墨白的跟前,拽起陶墨白的一个胳膊道:“墨白哥哥快起来吧,你的谢恩两位哥哥收到啦,快起来吧,你不是还有话要说吗,这样跪着也不好说嘛。”

也许是自己也叩谢完了,见齐铁嘴也表明收下了,陶墨白看了柏如灵一眼后,便站了起来,和柏如灵一起过来围着桌子坐下。

齐铁嘴看了张启山一眼,还没等说话,就见张启山明白了,坐到自己的旁边。

看见现在是四人围坐在桌前,齐铁嘴感觉气氛也轻松点了,便试着对陶墨白问到

“陶公子今天这样来谢我们,可是抓到凶手了?一切可还顺利?”

陶墨白有些激动的点着头,回道

“抓到了,抓到了,昨天我和探长去抓那个家伙时,他正在家里睡午觉呢,那场就被我们给就抓回了警察局了。但就如张先生所说的,那个畜生实在是品性卑劣,审了一晚上了,就是不肯认罪。直到后来我和探长演了一出戏,让他感到性命快到不保之时,终于认罪了,全招了。”

齐铁嘴看着陶墨白,虽然他明白陶墨白的心情是很激动的,但能让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公子都骂出了声‘畜生’,可见那个老伙计除了杀人一事,一定还招出了什么更卑鄙龌龊之事,一时间齐铁嘴不知自己还该不该接着问了。

倒是陶墨白也无意隐藏什么,看着齐铁嘴有些犹豫的样子,便自己接着说下去了

“都招了,那家伙当初看到梅儿是个小姑娘,还是孤身一人,就起了去偷梅儿随身包裹的念头。可没想到,他半夜偷去梅儿的房间准备偷东西时竟起了色心,他…他竟然将梅儿……,畜生!”,说到这,陶墨白说不下了,他的牙齿“格格”作响,眼神里迸出强烈的怒气,连额头的青筋都变得明显了,久久不能平复。

实际不用陶墨白说完,齐铁嘴也是都明白了,齐铁嘴感觉也有股怒火在自己的胸中燃起,他往张启山那看了一眼,他看见张启山也正是一脸严肃的神情。他了解张启山的神情,旁人也许看不出,但他知道张启山此刻心中一定是怒气不小。

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里弥漫着这股愤怒的氛围,久久不能消散,这也导致着屋里四人迟迟没有再说话。

就这么沉静了一会儿后,柏如灵先伸手去安抚这拍了拍陶墨白胳膊,然后出口道

“那个人说,因为尹梅姐姐一直反抗着,他怕声音太大被大家发现,就用被子捂住尹梅姐姐,最后失手把尹梅姐姐捂死了。后来他把尹梅姐姐的尸体埋到了后院的那片地里,就在后院的那棵树下。

墨白哥哥打算之后就将尹梅姐姐的尸首挖出来,火化之后,给送回尹梅姐姐的老家安葬,我们一会儿就去找人去挖。

只是……再此之前,墨白哥哥还有个事情想做,他……”

“我想见梅儿!”,陶墨白接下了柏如灵的话,眼里带着恳求的看向齐铁嘴,“我对不起阿修,也对不起梅儿。我想在最后能见见梅儿,我想和她说说话,也代替他哥哥和她说说话,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事了。我想请齐先生帮帮我,能否让我再见梅儿一面。”

齐铁嘴看着陶墨白,皱了皱眉头。不是他不想帮陶墨白,他明白陶墨白的情意,他何尝不想帮陶墨白圆了心愿,只是他在思考着自己引鬼现身的成功率有几分,他现在手头的工具太少,实在是不太好操作。

柏如灵看着齐铁嘴发愁的神情,出口说道:“我有七回铃,就是我还没有学会怎么用它引鬼,不知哥哥你会不会呢,我可以把七回铃借给你。”

听到七回铃,齐铁嘴心下一震。这七回铃,可是传说中的三大灵器之一。之所以叫七回铃,是因为铃声响一回,便可控一魄,响铃七回后,七魄便全为持铃人所用。传说那七回铃,可灭厉鬼,可破罗刹,可控心智,可还生人,厉害得狠。

“七回铃?”齐铁嘴下意识的脱口道

“是的!”柏如灵冲齐铁嘴肯定的答道

齐铁嘴看了柏如灵一眼,又看了陶墨白一眼,一拍桌子道

“那便没问题了!”

17

在后院一个小屋里,挤着齐铁嘴、张启山、陶墨白和柏如灵四人。这个小屋没有窗户,门缝处照射进来的光就是屋里现在唯一的光源。

齐铁嘴将两盆水放在从外面搬进来的一个桌子上,然后把七回铃拴在一个绳子上,绳子的两头各绑一根蜡烛。两根蜡烛之间绳子的长度,正好和两盆水之间的间距差不多。

齐铁嘴点燃蜡烛后,各燃了一个写着“尹梅”名字的符,然后将烧完的符灰扔到水盆里。接着齐铁嘴让陶墨白用刀划破他和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陶墨白的血滴在了七回铃上。滴完后,齐铁嘴一摇铃,然后手持蜡烛扯直绳子,将两根蜡烛各立在一个水盆里的水面上。

接着大家便看见,齐铁嘴嘴里念着什么,然后一松开了手后,那两根蜡烛竟竟然直直的立了在水盆中央,没有倒下。

齐铁嘴心下一欣喜,他知道自己引鬼成功了,接着便需要让鬼现身了,然后便用手开始轻推七回铃。

一回、二回、三回……,齐铁嘴每推一回铃,屋里的便变得阴冷一分,等推响到第六声时,一根蜡烛突然熄灭了。齐铁嘴看了一眼那更熄灭的蜡烛,嘴里又念上了几句,最后再次推了一次铃,接着另一根蜡烛也熄灭了。

就在最后那根蜡烛熄灭的同时,屋里刮起一阵儿阴风,等这股阴风退去后,在屋里的角落现出了一个女鬼。所有人都向那个女鬼看去,那个样子,不是尹梅还能是谁。

看到尹梅现身后,齐铁嘴指着地上放着米的一个小碗,对陶墨白告诉到:“等你都说完了,你只需将七回铃从绳子上扯下,投入水盆里,然后用米扔向两根蜡烛,等两根蜡烛都倒下了,她便是离开了。”

齐铁嘴说完,便在张启山的搀扶下和柏如灵一起退出了屋子。他们知道,接下来的就该留给陶墨白一个人了,他们参与不得了。

齐铁嘴刚一走出屋子,就被张启山一把抱起往前走。齐铁嘴先是一愣,接着便有些害羞地对张启山说到:“佛爷,不用你抱我的,我自己能走的。”

张启山瞪向齐铁嘴,沉声道:“还敢说自己能走,你以为我扶你来这的一路上看不出来你什么样子吗,疼成那样了,还说能走!”

“我……”,齐铁嘴不知道怎么说了,张启山说的没错,自己现在的腰伤还没好到让自己能走的程度,一走路的确就疼得不行。但看着自己被张启山抱着,齐铁嘴很是害羞,尤其身边还有柏如灵呢,齐铁嘴是更是很不好意思了。

倒是柏如灵,看着齐铁嘴的样子,轻轻一笑,说了句:“两位哥哥,我先回屋了”后,就很识趣的跑走了。

然后,齐铁嘴就被张启山一路抱回屋了。

回屋后,张启山把齐铁嘴往床上一放,说了句“不许乱动了”后,就转身走出了屋子。

再然后,一直到晚上,齐铁嘴都没有再下过床。期间张启山来了两次,一次是给齐铁嘴送午饭,一次是来告诉齐铁嘴一声:陶墨白已经将尹梅的尸首挖了出来,带走了。

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变暗,外面照入屋内光线快所剩无几时,齐铁嘴不断地叹气。齐铁嘴是叹气着:今天可是七夕节呀,外面将会有七夕灯会呀,自己也听闻并向往了很久的。怎么自己大老远跑到成都后,竟是就待在床上度过的七夕呀。

齐铁嘴正叹气着呢,张启山突然推门走进了屋里。齐铁嘴看见张启山进屋后把屋里的灯点亮,然后坐在桌子旁看向自己。

本来齐铁嘴想着,等张启山一进来就告诉他自己想去七夕灯会。可等张启山真在自己面前了,还直直看着自己呢,齐铁嘴突然有点打怵了,有点说不出口了。但一想到外面就是热闹的七夕灯会,自己不想错过,齐铁嘴还是试着出口道

“佛爷,我实际慢慢走的话,腰还是没有那么疼的。外面就是七夕灯会呀,我们来到成都,不也是为了要看这个嘛,不去多可惜呀。我慢慢走真没事,你也可以扶着我走,我们可以慢点走过去。就过去看看吧,我想去看一眼。”

说完后,齐铁嘴感觉自己说得很糟糕,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了,说得太乱了。正想着要接着补充点什么时,就看见张启山一句话没回,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张启山走了后,齐铁嘴心想:完了,莫不是又惹佛爷生气了。

但出乎齐铁嘴意料的是,没过一会儿张启山便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那件柏如灵刚到客栈时穿着的白色的连帽披风,这让齐铁嘴看得有些愣。

张启山走到齐铁嘴的跟前,将披风给齐铁嘴披好,将披风的帽子给齐铁嘴带上。

张启山一系列的动作弄得齐铁嘴有些发懵,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了。看到齐铁嘴的表情后,张启山微微一笑,然后将手搭在齐铁嘴的肩上说到:“老八,我很喜欢你现在这样不带眼镜时的样子,很好看”,说完便转过身子背向齐铁嘴,然后将齐铁嘴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这下齐铁嘴是明白了,张启山这是要背着自己,而且可能是要背着自己去七夕灯会那呀。齐铁嘴有些抗拒了,一他是有些不好意思,二是怕累到张启山。

张启山看到齐铁嘴不愿让自己背,便假装厉声道“要么就待在床上,要么我背你去逛七夕灯会,你自己看着选?”

齐铁嘴心下有些无奈,他是真的很想去逛七夕灯会的,他更知道张启山的脾气,没办法,要想去,只能让张启山背着自己了。

张启山见齐铁嘴向自己的后背靠了过来,嘴角不自觉的一弯,然后双手他托起齐铁嘴的大腿。在托的过程中,他还先将披风从齐铁嘴的腿后撩起,然后沿腿边绕过来,盖住腿后,把披风的边沿夹在自己腰间与齐铁嘴大腿内侧之处。这样完事后,齐铁嘴除了脸露着外,身体的其它地方几乎都被披风遮住了。

都忙完后,张启山看了齐铁嘴一眼,接着便背着齐铁嘴向屋外走去。

18

就这样的,张启山背着齐铁嘴从客栈走到了七夕灯会。

齐铁嘴身上的斗篷是白色的,而且斗篷的帽子很大,盖过了齐铁嘴的脑袋,隐隐的露出齐铁嘴的面容。由于齐铁嘴的面相十分清秀,在旁人看来张启山背着就是一个十分秀丽漂亮的女子。

甚至有路过的姑娘看到后,都会连忙拍着身边的如意郎君说到

“快看,好浪漫呀,我也要你背着我。”

这些声音也传到了齐铁嘴的耳朵里,齐铁嘴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实在是害羞的缩了缩自己的脑袋。

张启山就感觉齐铁嘴的脑袋向着自己的肩上靠了靠,便知齐铁嘴是有些害羞了,不自觉的又扬起了嘴角,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

这时,一位卖花的姑娘走到张启山的面前,看了一眼齐铁嘴,惊了一下,然后说到

“天呀,这个姐姐长得可真是漂亮呀,真好看,哥哥,你给这个漂亮的姐姐买朵玫瑰花吧!”

齐铁嘴一听这话,都快气吐过去了,更是面红耳热的了,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倒是张启山听完,哈哈大笑,似是很是喜欢这卖花的姑娘所说的,看着心情大好。

由于身上背着齐铁嘴呢,移不开手,便让卖花姑娘从自己钱袋里拿钱,然后让姑娘把花递给齐铁嘴。

这齐铁嘴一看张启山要买花,就更是害羞的要命了,迷迷糊糊中就接过了卖花姑娘手中的玫瑰花。

因为齐铁嘴的双手环于张启山的胸前,那手里拿着的花,就立在张启山的脸边。

张启山转过头,嗅着鲜花飘来的阵阵芳香,隔着花看着不敢看向自己的正红着脸的齐铁嘴,觉得齐铁嘴现在的样子很是可爱很让人怜惜,一时之间竟有些看痴了。

突然一阵烟火声响起,齐铁嘴也算找到机会掩过尴尬的气氛,便连忙对张启山说到

“佛爷,放烟花了,我们去看看吧!”

张启山微微一笑,回答到:“好”,便背着齐铁嘴向河边看烟火视野最好的位置走去。

这河边的视野不仅能看到烟火,更能看到河上飘着得无数的七夕河灯,甚是好看。

齐铁嘴看着眼前的光景,心情大好,开心的对张启山说到

“佛爷你看,好漂亮呀!”

张启山听了齐铁嘴的话,心有所思,然后说到

“老八……我想以后每年都陪你来看花灯。”

齐铁嘴听后,心中止不住的悸动,他完全明白张启山这话的深层意思,心下是又暖又开心的。

“佛爷……”
 
“你以后就不要叫我佛爷了,就叫我…启山吧”

听了这话,齐铁嘴抬头望着眼前烟火缤纷,河灯闪烁,绚丽斑斓。

低头答到

“好”



(完结啦!!!)


后记

由于下午出去了一趟,晚上回来才开始写文,差点写不完。

还好,赶在今天的最后一刻把文发上了,赶在七夕节里了

由于太晚了,我就只先发上文章,等明天我再编辑一下,把之前几章的链接贴在文前。

最后

想说

终!于!完!结!啦!

撒花~(≧▽≦)/~

 
评论(1)
热度(46)
© 小柒の午茶|Powered by LOFTER